现代诗精选与他维持地下情7年,我渐渐迷失了自我-合欢读书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253
与他维持地下情7年,我渐渐迷失了自我-合欢读书


我在网上或者身边听过看过不少关于同妻的故事,我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!现在,我就来说说我的经历。
我的丈夫叫秦晋,从高中到大学毛骗第二季,我追了他六年,大四时他终于接受了我。因为双方父母都比较满意,一毕业我们就领了证。
婚后两个月以来,他对我还是不错的,工资卡乖乖上缴,家务活不让我沾,每每出差一定带礼物回来,对我爸妈更是孝敬玄门妖修。
但,他从来不碰我。
他正是一个男人需求旺盛的年纪,而且我们新婚燕尔,这很不正常。明里暗里我暗示过几回,他要么装傻,要么推脱自己状态不好,硬不起来。
以前恋爱的时,他不肯碰我说要把初次留在新婚夜。可现在结婚了,他依然不愿意碰我,这让我心里越来越不安。
我在网上搜了很多资料,我担心他是那方面有什么难言之隐,又或者,他根本就不爱我。
这天我的男闺蜜乔飞回国,我去接他。
我尽量用不那么沉重的语气跟他聊了这些,乔飞眼眸炯炯有神,打断了我。
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老公可能是个gay?”
机场星巴克的冷气开得很足,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。
他把手机推过来,指尖轻点屏幕:“照片上的婚戒,是不是和你的一模一样?”
那是一张挺拔的男人背影,虽然没露脸,却有种莫名的熟悉。视线停格在他左手的无名指上,我脸色微变,问他照片从哪里来的。
“一个同志交友网站上。”他目光里涌上一层悲悯和心疼。
乔飞今天刚回国,排队过海关时等得无聊,随便上了一个交友网站,才注册便有人搭讪,他觉得眼熟,所以向我确认。
就在这个时候,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。点开,是一张男人私处的自拍图,附言说:怎么样,大不大,满意吗?
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。
乔飞把那张头像放大:“戒指是限量款,应该没那么容易撞吧?”
“不可能是他,你认错了。”我下意识否认。
乔飞冷哼一声:“干脆把人约出来见见。”
我猛地站起来,想想又很快坐下,我心虚什么?秦晋如果是gay的话变种蛇患,怎么可能跟我结婚呢?
我说:“乔飞,你不要因为自己是gay,就觉得别人也像。嫁给秦晋我很幸福,我不许你这样诋毁他。”
“幸福?”他几乎笑出来,“那你抱怨什么?如果你真的安于这种柏拉图式的无性婚姻。”
我被噎得说不出话。也许我真的错了,我不该怀疑自己的老公,更不该向一个男闺蜜倾诉。
“要是还不信,可以看看这些。”
乔飞打开那人的朋友圈,递到我面前。
逐条翻看铁中棠,越看越心惊。
此人有严重晒物癖,车啊、音响篮球鞋什么的,一家一当都要发圈求赞。那些东西我是熟悉的,甚至可以清晰定位到,家中的各个角落。
但也只是同款而已,到处都买得到,我这样安慰自己。然后我颤抖着手指,点开那张正面照,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凝固。
好了!这下无法抵赖,我陶西西的老公真的在同志交友网站上,和我的男闺蜜约炮了。
真尼玛狗血。
第一反应是愤怒。就算要出轨,不能找个女人吗?难道我连个男人都不如吗?
我端起面前那杯摩卡,想也不想就朝对面泼了过去。
然后我傻了,回过神赶忙抽出纸巾替他清理。
乔飞可是处女座。他不耐烦地推开我的手,三两下脱掉外套,胡乱卷了卷扔在一旁。
“桃子,你要面对现实,如果他真的是gay,必须尽早抽身!”
“他不是!”我徒劳地争辩,声音大到邻桌客人纷纷侧目画眉鸟笼。
乔飞有些难堪,拉起行李箱朝门外走去。
我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上。这事儿太恶心了,我必须调查清楚,否则以后和秦晋睡在一张床上,会有心理阴影的。
上车后因为前面有司机,我没好意思追问约炮的事,乔飞也不理我,戴上眼罩直接睡觉。
帝都的路况永远繁忙,机场高速堵成一坨屎。
我发了会儿呆,恍然回忆起我和秦晋的新婚之夜。
那晚他把我拥在怀里,深情款款地说:“西西,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”
炽热的呼吸吹在耳边,蛊惑得人心里发痒。我任由他褪下衣衫,他的手指修长净白,轻轻划过我身体的每一道曲线。
他唇齿轻启,撩拨我的一江春水,一路亲吻向下。我还记得他身上的味道,那是沐浴露和佛手柑混合的清香,令人意乱情迷。
我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精壮的肌肉线条,烫得仿佛要烧起来。这是我期盼了七年的亲密,我唤着他的名字,决心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付于他。
然而他停止了动作,在最关键的时刻。
“睡吧宝贝,今天太辛苦了。”他安慰似的亲亲我额头。
车内音乐声乍起,是乔飞睡醒了。
我收起思绪,鼓起勇气对他说:“你帮我约,那个人见面吧。”
乔飞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打开手机,编辑消息。他安慰我不必难过,到时候他陪我一块儿抓现行。
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秦晋的律所在二十公里外的CBD,现在是上班时间塔木德经,他们真是通过附近的人搜到彼此的?
可乔飞的样子不像在说谎,那种爆棚的正义感,仿佛秦晋骗婚的罪名已经坐实。
我心里很乱,既想知道真相,又害怕去接近。
晚上回到家,秦晋破天荒的没有加班。他亲自下厨沁阳天气预报,做了几道我爱吃的菜,但我吃不下,脑子里一直在想乔飞给我看的聊天记录。
见我情绪不对,他关切道:“怎么了老婆,是不是不舒服?”
他温暖的手掌贴上我额头,又试试自己的:“好像是有点烫。吃片维C,去楼上躺一会儿,老公煮粥给你喝。”
瞧,他这么在乎我,怎么可能骗我呢?
我试探着问他,白天是不是一直在律所,他笑着说当然。
“你好好想想,有没有去过别的地方。”我追问。
他盯了我一会儿,语气很坚定:“没有。除了吃饭、上厕所,一整天都在办公室。怎么了老婆,有什么不对吗?”
秦晋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,我的信心又增了几分。
“手机给我看一下。”我把手伸到他面前。
他没动,反问我:“你今天怎么疑神疑鬼的?”
我不能直截了当问他是不是背着我约Pao,还约了个男的,只好东拉西扯。
“今天我听办公室的王姐说,她老公悄悄在手机上聊骚,被她发现了,俩人吵得不可开交。我听着心里特没底,一想到你那么优秀,身边少不了狂蜂浪蝶,而且你一直……对我没什么兴趣,我担心,你会不会在外面有了别人……”
他啪的撂下筷子,目光冷得能结出冰来。
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,我的勇气在一点点流失殆尽。
终于,秦晋交出手机,他警告我:“仅此一次,我不喜欢别人查我手机。”然后当着我的面,大大方方解锁,倒显得我很鸡贼。
前后翻了好几遍,并没有找到乔飞说的那个软件,我松了口气。
可转念一想,如果不是他,那些照片怎么解释呢?乔飞给我看的那个人,显然是资深用户,他和我老公是什么关系呢?
秦晋揉了揉我的头,语气有些嗔怪:“以后别听风就是雨。老公最近压力很大,等忙过这阵儿,会好好补偿你的,乖。现在去被窝躺着吧,粥很快煮好。”
我慢慢挪动步子,虽然没查出什么,心里却高兴不起来。
躺在床上,我给乔飞发微信,问他和那个人联系得怎么样。他回答说,对方似乎有所戒备,原本定了明天见,刚刚又变卦,改在一周以后。
我说:“我查过秦晋手机了,没有发现那个软件,也许有人盗用了他的照片。”
“靠,他又不是明星,亏你想得出。”
乔飞很不屑,他把约定的时间地点截图给我,提醒我这几日要小心自然传奇全集,切忌打草惊蛇。
我没有回,朴贤善删除了这段聊天记录。
屋外传来脚步声,是秦晋来敲门,叫我出去喝粥。我把手机锁屏,想到下周这个时候,一切就会有答案了。
这一个星期过得奇慢,终于在忐忑中捱到约定那天。
我跟领导请了半天假,早早赶到约定地点。那是使馆区附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,听乔飞说,对方怕他开房的钱不够,还提出要AA,因为乔飞曾骗他自己没有工作。
秦晋从小家境不太好,属于典型的凤凰男,以我的了解,他对陌生人不会这么大方。
乔飞有心陪我来,被我拒绝了。我预想了一下苏圆圆减肥记,如果来的人不是秦晋,怎么都好说,可万一真是我老公,再加上乔飞煽风点火,便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。
我在酒店的房间里坐立难安,一面盼着那个人来,一面又怯懦地祈祷他不要来。度秒如年的煎熬中,外面终于响起了敲门声。
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。
他敲了三下,每一下都像是敲在我的心脏上。反复深呼吸几次,我咬咬牙,鼓起勇气把门打开。
门外站着的不是秦晋,我松了口气。可这个人太面熟了,他叫什么来着……
“哎呀,嫂子?这么巧,不对呀,您怎么在这儿呢?”
他叫我嫂子,应该是秦晋的朋友。我一边端详一边回忆,似乎搬家的时候见过钢骨空。他俊眼修眉的面相,有种古典小生的气质,当时好像还有人开玩笑说他是男版林黛玉来着。
他是替秦晋赴约,还是自己来的?
男生率先开口:“嫂子,冒昧问一句,您认识乔飞吗?”
他声线很细,加上人怯怯的,倒是有点小受的气质。
我问他:“是你约的乔飞?”
他先点了下头,又忙摇头,我快被他搞糊涂了。
我说:“你约乔飞,为什么用我老公的照片?你好好解释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男生笑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瞬间让我有种正中对方下怀的感觉。
“嫂子,您大概不记得我了吧?我叫温言,是秦哥的助理。这件事情是个误会,年初的时候秦哥接了个同妻(同志的妻子)离婚案,为了帮原告搜集证据,注册了那个交友软件账号,假装接近她前夫。那家伙喜欢高大的帅哥,秦哥外形条件比较符合,所以借了他的照片。”
他说的很流畅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
我问他:“那这个账号,到底是秦晋还是你在用?”
“只是借秦哥的名义注册,但和那个人聊天周旋的一直是我。您知道的,秦哥太忙,手头案子多,这种小事都是我们助理来做。”
我皱起眉头,“这么说,你是承认以我老公的名义约pao了?”
“我没有,那个账号被盗了。”他委屈地辩解。
“那个账号,案子一结束我就没再动过。昨天偶然登陆,才发现被盗号了。本来打算不理他直接销号的,但我也想知道是谁这么卑鄙,而且那上面好多秦哥的信息,我怕给他惹上麻烦,才想当面说清楚。还真是巧,碰到您了。”
温言眨眨眼,“嫂子,不会是您借走了账号吧?”
我盗你的号?你的说辞漏洞百出,怎么还倒打一耙?
可是任凭我再怎么问,他始终坚持那套说辞,表情也很真诚,我明知道他在扯谎却毫无办法。
无奈,我给秦晋打电话,他只证实了离婚案的事情,其他的说一概不知。
那么有一种可能是,温言在撒谎,他是个gay,为了掩藏自己,一直假借秦晋的名义招摇过市,而秦晋毫不知情。
这样一想,我心里还舒服些,至少我老公是清白的。
可是依然有些地方说不通,比如,温言条件并不差,他这型在同志圈应该挺吃香的,有必要借别人的照片约Pao吗?
越想越乱。
眼下再和他纠缠也没意义,我决定先回去,听听乔飞的分析。
临走时郝莲露,温言可怜巴巴地拜托我:“嫂子,这件事千万别告诉秦哥,我怕他一生气,拿我的实习鉴定开刀。”
又说,自己好不容易从穷乡僻壤考出来,在帝都无依无靠,如果实习表现不好,肯定要回老家了。说着说着,还挤出两滴眼泪。
败兴而归。
跟乔飞打了声招呼,我驾车直奔他的房子。一路上我满脑子都是温言那些话,过收费站的时候差点把车撞上了栏杆。吓得收费员喊破了嗓,我自己也惊出一身冷汗。
在乔飞家里,他听完我的叙述,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:“不对劲,说不通艾瑞达双子。”
我说是很别扭,但我只关心秦晋是否清白,那个人撒没撒谎不重要。
乔飞打开“我老公”在那个软件上的朋友圈。
“按温言的说法,案子一结束,他就没用过那个账号了。可是朋友圈一直在发,试问除了秦晋,别人谁手里会有那些照片惠天听书网?除非像他说的,盗号的人是你,但你我都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“所以,你的结论是?”
乔飞略一沉吟:“秦晋是gay,他的情人就是温言龙湾中学。可能账号是他们两人共用,也或许就是秦晋本人,推温言来挡刀。”
这结论下得有些武断吧?
我摇头,秦晋怎么可能知道我的计划,难道我无意间露了马脚?如果是这样,那他还陪我演这场戏,城府也太深了圣徒之城。
我说:“照你的推理,秦晋没必要兜这么大圈子,他干脆不出现就行了。干嘛还要留下温言这个把柄给我?”
“他不出现,你不会罢休的,必然还得拿着证据质问他。与其这样,不如推一个温言出来,转移你的注意力。”
乔飞分析得头头是道徐宏波,我心里却还有一个更大的疑问。
“之前你说,跟秦晋是通过附近的人加上的,可是那天他明明一直都在律所。相隔二十多公里,他能搜得到你?”
乔飞愣了一下:“那也许是地图搜索现代诗精选肖菁菁,这个不是重点。”
他转移话题,指着那张男人下半身的照片问我:“桃子,你再看看这张照片,确定不是秦晋的?”
我一下子涨红了脸:“这怎么分辨,男人那地方不都长一个样么。”
丫真是没把我当女生看!居然问这么尴尬的问题,难道把智商落在国外了吗?
“当然不一样。”他义正言辞地否定,“你仔细看,这人鱼线下面好像是一纹身,纹的是……你看出什么没有?”
我把屏幕扣过去,冷冷地说:“不知道,看不出来。看也没用,我又没见过他的。”
扫了眼时间,秦晋快下班了。我揉揉眉心:“好了,别猜了,回去我会留心观察一下。”
回家的路上途经商场,我给秦晋选了条领带。想了想,又为自己添置一套款式十分性感的内衣。
不是怀疑我老公是gay吗,搞那么复杂,今晚一试便知。
秦晋到家的时候,我折腾出一顿烛光晚餐。
他一进门狼和鹿的故事,我便冲上去,献上一个大大的拥吻。
秦晋吃惊不小,笑着问今天是什么日子。我说什么也不是,就是想浪漫一下。
他很给面子,明明酒量很差,却陪我喝完了一整瓶红酒。我迷离着眼,做作地压低嗓音说:“老公,你不在身边的每一秒,我都好想你。”
借着酒劲,我去脱他的衣服,他身子一僵,忙用手挡开。
“老公,我想要了……”我一边解开他的腰带,一边故意发出引人遐想的喘息声。
不用照镜子,我知道此时自己这番模样,十足十的放浪。
他还是很抗拒,不停说我喝醉了,要扶我去楼上休息。
折腾到后来,我眼泛泪光,委屈又真诚地说:“老公,难道你不想要个宝宝吗?”
他顿了一下,终于放弃挣扎。
这是我们第一次赤裸相对。在他人鱼线的位置,有一枚小小的刺青,是翅膀形状的字母W。
登时,我的心犹如坠入冰窟,浑身僵硬。
我的老公真的是个同性恋吗?而我又会不会选择离婚呢?
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精彩内容还可以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