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林政府网不红名的还有谁?跟我过去打一波!-新倩女幽魂OL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337
不红名的还有谁诗梓佳?跟我过去打一波!-新倩女幽魂OL

师妹,我们究竟谁赢了?
作者:微光折希
上章回顾
(二)
魅爷改名为,玄白。
白衣琴师,玄白这个名字很适合魅者。
玄白这个人呢,你说他高调也高调,说他低调也低调,他买号的第一周,就去打下了魅者首席。
但是他没有进陌上花,半世,阑珊,月满西楼中的任何一个帮会,而是去了甲级生活帮雪中情。
在花似和我们讲述他为人作风的时候,她是这么描述的,不打架,不口水,联赛从不缺席,关宁天天必打。
额,从不缺席联赛,关宁必打的人,你要是告诉我他不喜欢打架,我还真不信。
玄白号强操作骚气,每每联赛碰到他,都能把我气疯。连续对上几周以后,我碎了3级善根生,上了5级易碎善根生,疯狂搞我的抗性装。
和玄白熟起来是因为我用新年礼券开出了纸鸢,然后,一场我不卖给他,他就控疯我的战争拉开了序幕。
“多少出?”玄白来密我的时候,我可以说受宠若惊吗?高冷男神玄白......???
“不出~”我确实没想出,当时我想把坐骑在临书生日的时候送给他做生日礼物,谁知道半路杀出来个疯子,我不卖坐骑天天蹲我,搞得我一个人根本不敢出安全区。
玄白蹲了我一周以后,联赛陌上花碰到了雪中情。
话说到这里,提都懒得提,我跑遍整个联赛地图,三秒钟以内,玄白的各种技能准确无误的砸向我。
是的,他混我混不了我多久,沉默沉默不了我多久,定身定身不了我多久,但是轮着来我拿他有什么办法,联赛yy里,队伍输出喊着:“清约,解个状态。”
明明我才是被控疯的那一个,解什么解?
“卖不卖?”联赛结束以后,玄白私聊我。
当时我和临书花似雪城已经跳到了小频道,YY我开了自由麦耳尖放血,和玄白在私聊里一番你来我往让我忍不住爆粗口。
花似笑笑,叹道:“清约怎么啦?”
“玄白又来私聊我纸鸢,我真想拉黑他。”
“拉拉拉麦考利久期,他这人油盐不进,不过好在也没去敌对。”
“你留着纸鸢干什么?”临书开了麦,干什么我能提前告诉你么?
“看着高兴!”
“……”
小手不停的闪,我不耐烦的点开,又是玄白:“你还没被我蹲够?高价收了,你这都是特座号了,你要纸鸢干嘛?”
“搞得你号上没特座一样。”
“得,那我继续了,奉劝一句东北特钢贴吧,没事少出安全区!”
我又不怕死,轮转司多去几次和少去几次对我来说,有差吗?
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以后,我就更不怕玄白了。
周六的联赛9点结束,我和临书报名宁远,准备去跨服浪。
跨服还是最激情的地方,我和临书的配合很默契,每当临书的血条低于一半,他都会撑杆跳到我的身边,全场刷鱼,我被玉石了两次冰肌玉,临书被玉石了三次。
回到本服,临书貌似还很开心,其实想想,自从来了这个区,我和临书已经很久没有过纯挂机的悠闲时光,跟在他身边两年,我看过他的愤怒,冷静,平和,难过,快乐。
大多时候,我觉得我了解临书,但是也有很多时候,我无法看透。好比我并不明白他为何收落忆为徒,很久以后当他告诉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原因,只是命运使然的时候,我选择了讽刺一笑。
“徒弟,你转个身看看。”临书在yy里说着。
大概是因为我拆了新时装,他走到我身后,来来回回好多次定了一个位置,大概在截图吧,他却把异人停在了旁边。
我问临书:“不觉得异人在旁边很煞风景吗?”
“这叫第三视角。”临书继续截图,我就玩儿着手机,时不时看一眼游戏散血草。
当我再次抬头的时候,队伍里多了落忆。
我把聊天记录往上翻,落忆进队的第一句话是和临书还有我问好,接下来是临书和落忆聊天的话。
我看着身边站着的临书龙坛书网,落忆在他身边绕来绕去。
我有时候看着落忆会有些恍惚,我和临书在一起,无言便是有言,可落忆不是,她有很多话说。
在她身上我有种陌生的熟悉感,说它陌生是因为遥远,说它熟悉,因为落忆像极了从前的我。
因为挂机符号消失,临书说:“你回来了啊?你yy是没戴耳机?”
我玩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扯掉了耳机,等我回到YY频道,发现落忆也在,她开口说话:“师姐~”
“嗯”
落忆的声音很好听,比我的好听。
如果说有音控男,那一定对落忆充满好感。
我听落忆在yy里讲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大多都是她在同级发生的事情。
她在说,我和临书在听,临书有笑,和她交谈,等到晚上快12点的时候,临书说:“徒弟,快去睡吧,你明天不是上课吗?”
我周末自然没课,突然意识到他是在和落忆说话,这声徒弟让我有些许落寞。
我记得有一年国庆,临书组了固定队,有个画魂妹子想带一个奶妈进我们固定队,我没同意,临书当时问我为什么。其实我说不上来原因,后来临书说,小孩子觉得糖果被人抢走了?
刚开始我不明白临书说的话,只知道临书退出了固定队,自己做主把我和他的名字格式全改回了之前的名字玉林政府网。
后来我懂了,正如现在,临书是我的糖果,而落忆是在和我争糖果的人。
时间很晚了,临书让我早点休息,我说好。
看着他下线以后我又在逍遥观挂了一会机,小地图上发现有个爱心在我身边不停的绕来绕去,取消屏蔽,是玄白。
不是冤家不聚头,怼玄白也是我的乐趣,我在当前打字:“万妖宫容不下您这尊大神了?”
“是,所以我来照拂一下逍遥观。”额,不要脸程度难以评价,花似之前确实和我说他高冷?
我在安全区我怕他?在当前发了一个表情以后,上坐骑走人,旗子飞到杭州,玄白立刻跟上,mmp,千里我!
惹不起躲得起,我关了电脑,爬上床睡觉!
等我第二天上线的时候,先将好友列表看了一遍,确定玄白不在线,然后我准备去跑商侩了。
刚接了商侩任务,您的好友玄白已进入游戏~
……额……
一分钟以后,我在幽冥界打老虎,我挺有耐心的,我打开好友列表,点开临书的异人:“师父,来帮我打个老虎。我被夺了贴身杀神。”
异人回我:“师姐,我是落忆~”
????临书居然把将军令给了落忆?
我申请进了临书的队伍,落忆,异人跟随号,都在。
我买出幽冥界观点致胜,旗子飞到帮会,继续商侩。
这次跑到了昆仑,刚过图,玄白出现在我面前,他宣战我,我默默的开了杀戮。以前,玄白夺我,我除了奶自己从来不反抗。
我拼命上三毒,死了就原地,来回三次,玄白停止了动作,在当前打字:“你抽风?”
“你找死!”玄白是无辜的,但我需要发泄。
玄白可能觉得没意思,直接过图走了。我任务失败,旗子飞回帮会。
期间,落忆在队伍里说话我直接忽略,临书私聊问我怎么了,我说我被玄白夺了。
然后临书开团分了队伍,把落忆和异人跟随号放在了一个队伍,他带着我去把玄白夺了。
夺了玄白以后,玄白一句话也没说,我在想我是不是有点过分?但是回头又想想他不是夺了我很多次?
过了几天以后,玄白跨服高价收纸鸢,所以,这是不要我的纸鸢了?
我一直没问他,只要联赛碰到我,他依然喜欢追着我控。导致我联赛处于这种状态。
帮会提示:遇到雪中情!
帮会频道:清约:“帮主,请假!”
帮会频道:花似:“拒绝”
帮会频道:雪城:“拒绝”
帮会频道:临书:“请假问过我?”
……不情不愿,我还是会进联赛,我还是会被控,临书还是会把玄白穿死,但是玄白的第一个技能一定会给我,死也要拉我垫背,我真的很想问一句,大哥,我们多大仇?
联赛以后,临书拉着我的号去报名了土木,在跨服浪了一波以后,临书在本服收了一波圣战,我拿着我自己号上的两个圣战居然也换到了一把钥匙,我随手买了一个羊脂玉宝匣,然后,开出了3级羊脂玉,我看着包裹里的成品愣了愣。
临书:“徒弟,卖不?”
我在yy笑了笑,直接点他交易把3级羊脂玉给了他,然后我就在微信收到了他的一笔转账。
“为什么比藏宝阁还贵?”
“多的买糖吃。”
临书真的拿我当孩子~
玄白也来私聊我,问我卖不卖,我无奈的回:“大神,我已经卖了。”
“不要叫我大神。”玄白简简单单发来这样一句话,我没再理,他也没再回我。
我一直觉得很奇怪,玄白为什么来到这个区全能宗师?花似混迹在各个帮管理的交际圈,她总能把最新的消息带给我们,玄白没有朋友,他在这个区从来不和谁一起任务,从不缺席帮会活动,也从来不和任何人深交。
有很多次我接着商侩任务走过杭州的那条街,总能看到玄白穿着白色的衣服,站在街头,背着琴,风吹着他的衣襟,背影多寂寥。
不可否认张二丹,我蛮想知道他来到这个区买下首席魅者的原因。虽然很久以后,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深入入迷途,无法自拔。
有着解释不清楚的牵扯,我和玄白也纠纠缠缠的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朋友。
他依然在他的雪中情,在众多妹子眼里,玄白高冷多金,沉默寡言。
我依然在陌上花,和半世打架,为临书护心益气。
而临书,像风眷恋沙,是我依存他。
至于落忆,我的小师妹,临书的小徒弟,她开始表现出对临书的爱意。
越来越多的时候,她进我们的队伍。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,以退为进,所以有时候我会选择出队伍,或许因为我对临书太放纵,也或许是因为我们模糊了在一起的价值,我渐渐感觉到,临书离我越来越远了。
有一次,陌上花和半世在敦煌打格物,那一次我记得很清楚,临书陪着落忆下副本,我真的不明白临书已经将异人号给她刷副本,那又为何还要他亲自陪着?
而临书,我了解的临书,你对徒弟并没有这份耐心和温柔。
帮会的输出红名的越来越多,我护着他们离开非安全区,这过程中我死了五次,被夺三次。
我跟临书说,我们输出不够,让他来帮忙,我已经被夺了三次,他却回我,打架都正常,他在副本,不方便出来。
这个时候闽南的喇叭适时响起。
【喇叭】闽南:“临书不滚出来吗?你看看你的绑定奶被夺成什么样了?忍心啊?”
我看着喇叭上的字,虽然和闽南是仇敌,我也不欣赏他的为人,可是此时此刻我想说虽然喇叭我要顶你的意大利不面,但是你说的真是太特么有道理了。
【跨服】清约:“cnm远望楼宾馆!”
【跨服】闽南:“清约,我没看错的话呆宝小助理,临书狗正在陪他小徒弟吧?咋样?替他人做嫁衣的感觉如何?”
我明显感觉到我握着鼠标的手多用了几分力,花似他们在yy都不吭声,然后我便听到有人进yy频道,是临书,随后进来的,居然是落忆。
临书进yy便问:“不红名的还有谁?跟我过去打一波。”
“奶妈呢?没了吗?清约?”其实我很久很久没有听临书叫我的名字,很久很久。
憋了太久,嗓子都带着点沙哑:“芙曦你去吧,我不想打了。”
帮会的另外一个奶妈妹子跟着临书去打了一波,把闽南夺了。钟若涵
格物结束以后,花似散掉了团队。
双手离开鼠标和键盘,我把脸埋在手里,或许我不该来这个区。
临书和落忆的私聊消息不约而至,我无奈的打开。
落忆:“师姐,我不知道你们在打架,不好意思啊。”
临书:“怎么了?”
我通通回了没事,师门技能回了逍遥观,没过多久,玄白又在我身边出现,我去点他目标的时候,组队邀请弹出来,是临书,我看了看临书的组队状态,两人,落忆也是两人,然后我小心翼翼的关掉,点玄白,申请进队。
清约:“不要放任何人进来。”
玄白:“……”
临书给我打电话吞食鱼中文版,我接了起来:“为什么不进队伍?”
我沉沉的叹了口气,临书你以前会觉得我的糖果被抢走了,为什么现在不会这么觉得了?
“有点事,就没进,你有落忆陪着,不缺我一个。”
“清约猎魔战记,你,是不是对落忆有意见?”
“临书,你从不喊我名字的。”
电话那头沉默无言。
你看,你也沉默了。
(未完待续)

临书喜欢的难道是落忆吗?
你们觉得呢?
ps:感谢浅辞酒大大邮箱投稿的封面图~

往期精华推送(点击直接跳转):
1、看到这么嚣张的装备,打个七级套完全不是梦!
2、定个小目标:109级用137装备打上5级“肾”?!
3、最近碰上个大号,5+4的紫毛画魂!
4、更新 | 比武录像全服开放观看与家园装修系统抢先体验
5、谁说帮战一定需要激情和嗓子?
6、轶事 | 微信投稿指南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