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林政府不老的易水河!-易县旅游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144
不老的易水河!-易县旅游


作者简介
吕峰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江苏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。现已公开发表散文、随笔200余万字。著有《彭城丽影录》《屋头青瓦是谁家》《梦里天堂:一城一景一味》等。

不老的易水河
文/吕峰
在中国的河流中,易水河远算不上波高浪阔,却是一条闻名遐迩的河,再也没有哪条河比它更令人震撼了。在一个风有些凛冽的初冬,我不远千里来到了易水河畔,原因是想看一眼这条响彻了千年、澎湃了整部历史的河流。
易水是一条古老的河,因有易氏部落在此流域繁衍生息,故得此名。两千多年前,当荆轲在这里作别友人飞天神鼠,涉过这条河去刺杀秦王时,上苍便将寒冷如匕的易水送给了他。从此,这条清冽微黑、前不见经传的河因此而扬名,伴着荆轲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悲亢、激越之声玉林政府,冉东阳一同让无数的豪杰志士为之动容,并在萧条的北中国刚硬成一道美丽的风景。

易水旭日升
出了县城,易水静静地流着,在蓝天的映衬下,在阳光的照射下,河水尽染,色彩飞速变幻着,由鲜而暗,由红而褐,最后化为稠油般的幽暗。极目眺望,远处黛青色的山影如游龙一般蛰伏蜿蜒,隐隐约约,高高低低,连绵起伏邢昭林。面对这一河水,第一次感到和历史相距这么近,甚至可以听到前人的呼吸和心跳。一路上还在浮躁不定的心,忽然静了下来,所有凡尘的一切,都渐渐远去唐喜成。
我重新收拾好自己的心情,走下河堤,又沿着河滩向前走去,如朝圣一般同居牢友。偌大的河滩没有人,空旷、寂静、肃穆,只有河水在暗自波动,从斑斓的卵石上潺潺流泻。河底的卵石没有绿苔,水中也无浮萍荇藻,晶亮见底。河滩上布满了砾石和卵石,间或也有黄沙和黑土,杂生着形态不一的灌木、野草。因季节的原因,它们变幻成赏心悦目的颜色,鹅黄、绛红、墨绿等。
易水状如绸带,溯流而上,时而宽阔,时而狭窄,我用眼、用心去欣赏、去体悟周遭的景致。偶尔有鸟的叫声衬着,让人不由得感到一种寂寞,那是一种独属于荆轲的寂寞。无意中,我遇到了一处芦苇丛。扬花的芦苇,在阳光下闪着一种别样的光泽。风一吹,千千万万的芦苇在一起,沙沙作响,声势浩大,甚至有一种金属撞击般的声响,铿锵有力,像古战场上千军万马在厮杀天空蓝魔虾,金戈铁马,扣人心弦。
一棵苍劲的槐树闯入我的眼目。相传,后人为怀念荆轲,便在昔日太子丹与荆轲惜别的地方,栽下了一棵槐树,称之为“武士”。“千年松,万年柏,远古历史问老槐”,时光的足迹在它身上显而易见,铁干虬枝,粗壮有力,树皮的褶皱高高地翘起,甚至有的树干已成空洞,可那坚韧的枝枝杈杈仍然倔强地向天空伸展。那苍迈的形态,仿佛被赋予了灵性王开洲,也给我提供了宽阔无际的想象空间。

黑鹳做客易水河
无论是那幽幽的青山,还是那粼粼的河水;无论是那藏满了故事的卵石,还是那在风中挺立的古槐,都让我处于一种天籁般的冥想中。燕国的风也是这样的风吧?燕国的河也是这样的河吧?燕国的树也是这样的树吧?就这样,带着思索,沿着易水,我来到了荆轲山下。与其说是山,倒不如说是土丘。可是这不起眼的土丘,却如伟岸的高山一般,巍然屹立在历史的时空之中,如史册一般闪耀着启迪来者的光芒。
阳光灿灿地照着,荆轲山静默地立在那里,而我,在微风中无言地感受着翩翩姐。顺着台阶,我一步一步来到了山顶,来到了荆轲雕像前。荆轲腰挎短剑,英姿勃发,目光如炬,侠气逼人,两眼深情地望着前方,那目光仿佛不是来自于他的那双眼睛,倒像是来自眼窝深处一个不为人知的所在。荆轲挺直坚毅的躯体似乎包容了千山万壑、五湖四海,让任何人站立其下都会徒生出一份敬意桓仁天气预报。
荆轲的身后,是一座高高矗立的砖塔,名曰荆轲塔。砖塔建于辽时,古朴苍劲,巍峨挺拔,气冲霄汉。砖塔体现了辽时建筑的浑厚大气,塔上的雕刻、图案、纹饰都依稀保持着原貌。它屹立在高高突起的荆轲衣冠冢上,像一把利剑直刺苍天。塔旁有明清两代的石碑,经过风雨的侵蚀,碑文已不易辨认,只能通过那些深浅不一的文字,去印证千年不绝的历史。
荆轲塔耸立在山顶,形影孑立,顶着千古的风霜,仿佛一座苍老孤独的纪念碑,向人们讲述这里的慷慨和悲壮。立在塔前,四野无人,亦无人声,可以坦然地放纵自己,可以无所顾虑地思想,耳边似乎响起了深沉浑厚的筑的乐音,以及那首苍凉的歌: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” 向东北望去,整个易县县城尽收眼底。易水河如白练一样闪闪烁烁,蜿蜒流淌。
对于我来说,荆轲是陌生的,可是站在孤然兀立的山顶上,我感觉他离我很近很近。一直以来,荆轲深深地打动着我,究其原因,不是单纯的政治性的勇敢,或维护侠士尊严置生死于度外的高度马翠霞,而是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坚韧与果敢。荆轲如同淬火之后的铁、沉水之后的石一样,铸入了中国的精神,散发着醉人的光芒。

壮士魂
历史一页一页翻过怒荡千军,时光一年一年逝去,易水河依然流着,荆轲塔依然在山顶立着,荆轲的故事也被一代代人演绎着、传颂着。在历史的时空中,便有了左思的“荆轲饮燕市,酒酣气益震”;便有了陶渊明的“其人虽已没,千载有余情”;便有了王昌龄的“一举无两全,荆轲遂为血”。我也恨不得穿越至那个侠义之风盛行的年代,去感受那一个又一个大义凛然、豪气纵横的故事。
“此地别燕丹,壮士发冲冠,昔时人已没,今日水犹寒。”逝去的虽然已经逝去,可是如匕首一般刚硬的易水河仍不知疲倦地流淌着。清澈或是浑浊,面对或是离开,凝望或是怀想非常好印,易水河都让我生出一腔豪情,它訇然流进我的身体,浸湿我的每一片思绪。我知道,纵然岁月枯去,易水河依然精神不老,侧耳聆听,我能清晰地听到它奔流的力量。
(该文刊发于《当代人》2018.03期)
摄影/刘振武 编辑/耿凤设计/王楠审校/郭文岭安春华
往期精彩回顾震撼!震撼!易县狼牙山首届集体婚礼!看完都想结婚了!刚刚!2018中国最美县域榜单新鲜出炉,易县要在全国出名了!易县,今天正式向全世界发出邀请!留在北上广,还是回易县?我的白裙已穿好,你何时带我去看蓝色油菜花?
易县旅游
关注我们,通晓易县旅游那些事;加入我们,搭上旅游致富直通车!
长按指纹 > 识别图中二维码 > 添加关注
?指讯科技技术支持,电话:13286585999
文章归档